[ 南充  ]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警队风采

我心中的警察故事

【信息来源】 【发布日期】2017-06-28 【打印】

    老家有个英雄警察,这个警察叫曾福兴,我们住在同一个院子,是刑警队的教导员,我叫他曾叔。

儿时记得他经常提着一只口袋,里面装了很多的蔬菜。那些蔬菜的菜叶已经焉了,一看就是市场上扫尾的剩菜。我觉得一个贪图便宜的人,一个围着厨房转的人,一点都不像警察。况且,看上去这个人走路慢条斯理,一脸疲惫,一点精神也没有。要不是这身警服,你会以为他是一个乡间的村民。

    后来他牺牲了,突然对这个警察肃然起敬。原来,接到群众举报,坝子乡有一名男子在持刀伤害多名群众后向县城方向逃跑,扬言要去炸掉县电影院,炸死更多的人,报复社会。接报后曾福兴率领他的队员们去堵截抓捕这名犯罪嫌疑人,在乡间小路上突然相逢,那个嫌犯的腰间突然冒起了白烟。曾福兴大喊一声:“不好!”一个箭步上去,扑在嫌犯的身上。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,曾福兴的身体被弹片洞穿。原来,那个嫌犯知道罪孽深重,难逃法网,就在腰间捆了军用手榴弹。身旁的六名战友的生命保住了,更多无辜群众的生命保住了,曾福兴却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安葬他时,整个县城万人空巷,道路两旁站满了为他送别的群众,自发送葬的干部群众队伍一眼望不到尾。后来曾福兴的雕塑像出现在了四川警院的英烈墙上。

    有报道说,曾福兴在那一刹那,想起了黄继光,想起了邱少云。其实我知道,那个时候,根本来不及多想。那只是条件反射,有了危险,就得上。

    后来,父亲告诉我,曾福兴一直是个敬业的警察。我看见的菜口袋,是因为他家里的生活所迫。他有两个孩子,都还在读书,妻子又长期生病,还有两个老人。这样的一家人,日子精打细算,也在情理之中。他没有精神,那也不是他的错。那时的警用装备非常简陋,他只有一辆摩托车,风里来雨里去,落下了老寒腿的毛病,夏天还要穿着用棉裤筒做的护膝。他身患十几种疾病,却来不及仔细检查,更没有时间去医治。我才知道,表面的斤斤计较和萎靡不振,原来掩埋不住一个警察奉献的光辉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世界原本没有一夜英雄的。英雄的产生,还在平时的积淀。后来得知1976年平武松潘大地震,曾福兴的妻子和刚出生孩子住在抗震棚子里。曾福兴在重灾区救灾,而且一去就是两个月,渺无音信。有一天妻子抱着孩子,遇见来镇上办事的丈夫,真是喜出望外,但曾福兴看看孩子,嘱咐一声注意安全,就又忙碌去了。一天夜里,风雨交加,她的棚子跨了暴雨把他们娘俩淋成了落汤鸡。那个时候,她多想丈夫能够出现,哪怕是答应一声也好。但外面只有风雨声。

    父亲有个朋友叫李林国,是北川县的警察。李林国的故事,我是后来才听说的。但听一次,我就感动一次,心里也难免酸楚一回。地震的时候,北川中学的学生被倒塌的房屋压住了很多。李林国奉命去救援,在呼救的孩子中发现了自己的儿子。儿子呼喊爸爸快救我,李林国回应儿子挺住,爸爸来救你。但是,儿子被垮塌的预制板压住了,又缺乏工具,一时半会救不出来。这时,周围还有很多孩子在呻吟,在呼救。李林国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离开儿子被埋的地方,去救那些易救的孩子。他把教师和赶来的学生家长组织起来,分成几个小组,救出了一个又一个学生。待到地震二十七个小时后,李林国的孩子被挖出来了,但已经停止了呼吸。李林国抱着孩子的遗体,看着孩子安详的面孔,一头晕了过去。后来,很多学生家长紧握李林国的双手,感谢这位救命恩人的时候,他们不知道,眼前的这个缠满纱布的警察,正忍受着巨大的失子之痛。

    其实李林国不是薄情寡义的人。他只有这么一个孩子,平日里视儿子为掌上明珠,疼爱有加。孩子以爸爸是好警察为自豪,爸爸以孩子是好学生为宽慰。但是失去儿子的李林国,身上那身警服,不允许他在悲痛中沉湎,他还要去继续救人,还要去维护秩序,还要去重建家园。他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拿出孩子的照片,潸然泪下。

欠账要还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但是,警察欠下的一些帐,是永远也还不清的。  

    这些警察的故事,有些已经过去很久了,有些正在发生,但是,我却怎么也难以忘记。它们可能不会彪炳史册,但却时时提醒着我“不忘初心,方能本色前行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