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南充  ]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警队风采

大山的儿子

【信息来源】 【发布日期】2017-08-28 【打印】

  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生活在崇山峻岭之中,大山就是他们的家,他们也自豪地称自己是山里人家,是“大山的儿子”!

  这里是湖北恩施大峡谷,地处湘、渝、鄂三省交界处,是清江流域最美丽的一段。大峡谷中百里绝壁、千丈瀑布、傲啸独峰、原始森林、远古村寨可谓是天地造物,鬼斧神功。气势如宏的绝壁险峰让人惊叹,称奇于世,是世界上最美丽、最峻峭的大峡谷之一。    

  这里居住了一群淳朴憨厚的土家族人,天坑、地缝、绝壁、峰丛、岩柱群、溶洞、暗河等地质地貌煅就了土家人的性格和生存本领。

  他们仅凭一根绳子就敢在万丈悬崖上攀行,采拮药草,行若轻云,身如燕飞。我真佩服他们的敏捷和胆量。

  盛夏,我们在大峡谷的清江河畔避暑,见崖壁上有几个小黑点在移功,一位兄弟讲:你们看,山崖上的野山羊。我们再仔细一看,几根绳子把那几个小黑点拴住,就像蜘蛛侠在悬崖上荡秋千,那好险,好壮观啊!那可不是野山羊,而是土家族的采药哥。看到他们在凌空绝壁上娴熟的攀爬采药场景,肃然起敬。这伙人真是玩命,是什么力量趋使他们如此的妄为而不惜生命,想到这些,就想走近他们,在他们身上去发现点什么。

  看着他们从山腰上背着鼓鼓囊囊的药材下来,真为他们捏上一把汗,我在想:如果一步不慎或一手未实,那后果不堪设想,那可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呀。真不敢想,想就后怕。他们圈好绳子,背着行囊过来了,在我心目中,他们就是英雄!因为对于我来说,这一辈子都无法去完成或实施像这样一次的高山攀行,在那万丈的雄山面前,我只好屈服而不可征服,其实,想到这里,我真还觉得自己有些可怜,可怜自己,别人可为而己不能为的悲哀,可怜自己,只能仰视而不能逾越的痛苦。他们让我感觉到了人的欲求与所不能及的落差感和无奈感。

  他们三人都是中等个头,其中的两位看起来弱不经风,我真不敢把刚才在悬崖上的他们与现在的他们联系起来。在我想象中,他们是膘肥体壮的壮汉,是让人见后生畏又生威的劲男。这似乎也让我感觉有些茫然,怎么视觉与判断的落差也是如此之大呢? 我真的有点怀疑自己,多少对自己也有点不自信。他们的脸腊黑,额头上的皱纹看得出有高山的风霜和雪痕,黑黑的眼珠矍烁中透出实在和自信。这种目光所传达的力度震憾,在瞬间不压于他们在崖上的“英雄行为"!

  他们放下背囊,回望身后被征服的大山,那种满足感油然而生的笑脸特别可爱。我们有点迫不急待地了解他们,兄弟,这山有多高呀,你们不怕吗?有个危险没有?其中一个兄弟说:上百丈吧,有什么怕的,心比山高就不怕,危险是有的,小心点就是了”。他说得很轻松,看得出这轻松源于他的自信、实力和胆为。我们又问:兄弟,你们从山顶到山脚要多长时间呢?遇见过突入其来的事情没有?一位兄弟边理绳子边慢条斯理地向我们说:在山崖上遇到的事情很多,每次都有,如突降暴雨,突遇闪电,或突遇蛇的攻击,惊险不断。小兄弟说着这些,似乎见惯不惊,太平常了似的。我对他这般沉稳和成竹在胸的胆识钦佩不已。

  他说:他们今天是一早就从山顶往下行,到现在足有七、八个小时吧。天啦,在悬崖上靠手脚攀踏,这么长的时间,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奇迹,这需要足够的体力、精力和忍力。这些事实,一次一次的震撼着我,也一次一次地强化着我:这就是英雄的本色,了不起!一位兄弟摊开双手让我们看,呈现在眼前的哪是一双手嘛,简直是一双铁抓,茧掌如铁,手指似钉,怪不得在峭壁上如燕轻盈。我们问了他们一些具体问题:这么危险?这么辛苦?为什么要去冒这个险呢?一个兄弟不加思索地说:生活!简短的两个字似乎道出了一切。这两个字,在此时此地,从他不加思索的口中说出来,有点振耳发聩,显得是多么的沉重啊!悬崖百丈,雷电风雪,毒蛇攻击,老茧厚掌几乎都源于这两个字。他们轻松地征服了高山,却不一定能轻松地征服生活!此时,我顿觉凝重,顿感生存的艰难,也顿生同情和怜惜。

  他们清点着采集的药材,多为白芨,这种生长在半崖上的草药是止血消肿的特效药。经几位兄弟介绍,他们经常在这些山壁上采拮,采下来晒干卖给药铺,一次能挣上三、四百元钱,能养活自已和家人。一位兄弟说:虽然我们要养家糊口,要挣钱,很辛苦,但我们也拯救了许多的病痛者呀,我们不采药,谁又能去采呢?听着这一席话,不敢相信是从他们老实巴交的口里说出来的,那么高大尚,那么有境界。其实,他们讲的就是真话,就是实话。我再次被折服,我没有更多的语言去表达,只是向他们伸出大拇指,点上一个赞!

  在他们的身上,我看到了淳朴、善良、勤劳、勇韧、厚实、责任的品质和精神,这也许就是大山的精神,是大山儿子创造出来的精神!他们感染了我,激励了我,他们身上的这种力量和精神就是民族的山脊,永远挺拔!